首页| 滚动| 国内| 国际| 军事| 社会| 财经| 产经| 房产| 金融| 证券| 汽车| I T| 能源| 港澳| 台湾| 华人| 侨网| 经纬
English| 图片| 视频| 直播| 娱乐| 体育| 文化| 健康| 生活| 葡萄酒| 微视界| 演出| 专题| 理论| 新媒体| 供稿

“西湖捞哥”国庆7天捞出6部手机 研发打捞神器走红

2019年10月10日 08:29 来源:新京报 参与互动 

  “西湖捞哥”国庆7天捞出6部手机

  民警周翔军研发“打捞神器”获国家专利,打捞手机总价值超100万元;即将退休培养接班人服务游客

即将退休的周翔军(前排右一)带徒弟传授经验。

周翔军将游客掉落水中的手机打捞起来。本版图片/受访者供图

周翔军帮游客打捞手机,游客送来锦旗表示感谢。

  刚刚过去的国庆假期,59岁的“西湖捞哥”周翔军一天也没有回家。作为杭州西湖水上派出所的一名民警,除了本职工作,他还有个坚持了多年的特殊工作:帮游客打捞掉落水中的手机,如今渐渐扩大到打捞平板电脑、眼镜等物品。

  7天下来,周翔军帮游客打捞了6部手机。

  自智能手机面世以来,周翔军帮游客打捞手机成为常态,节假日平均每天捞起一两部手机。最初的打捞工具只有一块吸铁石和一根绳子,经过不断改进,如今已经更新至第六代,成了一杆三用的“打捞神器”。

  在西湖边服务了18年,周翔军明年就要退休,如今他培养了几个徒弟,毫无保留地传授工作经验。“不然我退休后没人来捞手机,会觉得对不起游客。”

  十一假期前,周翔军的爱人不慎摔倒骨折,但因工作繁忙,他只能将妻子送回老家。说到退休后的打算,周翔军表示会多陪陪家人。

  “捞”成“网红” 游客跨区找“捞哥”

  新京报:从哪年开始帮游客打捞手机,有没有统计过数量?

  周翔军:从有智能手机开始就打捞,节假日平均每天都会捞一两部手机。打捞的手机一般在5000元以上,到现在加起来值100多万元了。另外还打捞无人机6台、单反相机2台、iPad6台,眼镜也越来越多。今年国庆假期捞起了6部手机。

  新京报:你是杭州西湖水上派出所的一名民警。为什么会帮游客打捞手机?

  周翔军:我是旅游景区的民警,跟一般民警不一样,主要是服务游客。打捞手机其实不在我的职责范围内,起初只是纯粹想帮游客。

  新京报:因为帮游客打捞手机,你现在成为“网红”民警,受到很多人的关注,心态上有什么变化吗?

  周翔军:一开始是好心帮忙,媒体报道后,让我成为网红,开始有压力了。但能帮助到游客,很有成就感。我也因此被评为全国优秀警察、美丽警察,公安部领导还来慰问过我,这些荣誉都是“捞”出来的。

  新京报:走红后,来找你帮忙捞手机的游客增多了吗?

  周翔军:有很多人来找我。媒体宣传多了,游客掉手机自然就想到我了,即使不认识我,也会打114查派出所电话找我。游客在西湖景区厕所掉了金项链要我的杆子捞,甚至还有跨区的,宁波金钱湖的游客也找我过去,说开车来接我,但我说跨区不行。还有私企找我,但我不向他们提供技术,因为他们向游客收取费用。

  新京报:和其他地区的派出所共享过打捞技术吗?

  周翔军:曾制作打捞工具帮助外地警方用于打捞,还给他们做过培训协助他们破案。

  “神器”升级 捞手机最快只需3分钟

  新京报:打捞工具是你自己设计的吗?

  周翔军:是我自己画图做的。我当兵之前是汽车修理工,当兵的时候是修理兵,退伍后又去兵工厂当钳工。从警后主要负责机械维护方面的工作,所以我的经验比较足。

  新京报:最开始用的是什么工具打捞?

  周翔军:十几年前用的方法有点笨,主要组件是绳子和磁石,其实以现在的眼光来看,这样跟盲捞差不多,经常会吸到硬币、金属物等。而且这种方法很耗时间,得碰运气,最长一次用了2小时捞一部手机。

  新京报:之后工具做了哪些升级?

  周翔军:后来我买了一个强烈磁铁,用不锈钢空心管拴住,这样打捞就很容易区分金属物和手机。

  新京报:你的“打捞神器”已更新至第六代,它的改进在哪里?

  周翔军:前面三代工具我申请了专利,后面的没有。第四代在原有的基础上增加了管子的长度,最长达到16米,改造成两个人操作。第五代加了一个显示屏,这样可以看清水底的情况。第六代我改装成一杆三用,既能吸、又能夹,还能钩。现在,最快3分钟我就可以捞一部手机。

  新京报:打捞的难点在哪里?

  周翔军:最怕游客误导了位置,那样就相当于盲捞了,如果湖底有淤泥也会很难捞。起初我设计的杆子只是用来捞手机的,用的钢丝和鱼线一样细。之后用来捞无人机很容易断,所以换成了粗线。

  新京报:最开始想发明打捞工具的初衷是什么?

  周翔军:在用杆子捞之前,我是下水去捞的,经常会扯破皮或者弄伤手脚。后面我就意识到不能下水捞,就想到弄个工具捞,减少伤害。

  即将退休 培养徒弟来接班

  新京报:西湖景点很知名,吸引诸多游客前来,能分享下给你印象最深的事吗?

  周翔军:今年8月份,我帮一名外国游客打捞手机,当时游客说的位置不准确,我很难判断。后来我发现外国游客的翻译拍到了手机掉进湖里的视频,这样才很快把手机捞上来了。事后,这名游客送了我一幅写着英文的锦旗。

  另外,前年一对夫妻坐船游西湖,他们不知道手机从衣服口袋掉进水里了,报警说是船工偷的。我跟游客解释说,船工在划船,不可能偷你手机,但游客就是不信。之后我让船工把船划到丢手机的地方,用了十几分钟就把手机捞了出来。因为游客报警,差点把这件事弄成冤假错案,我让他们必须给船工道歉后才能离开。

  新京报:你自己有被误解过吗?

  周翔军:网上有人说“捞哥”捞完手机收800元,这是没有任何根据的事,我没拿过一分钱。我没跟这些网民理论,但把这事报告给派出所领导了。

  新京报:如果手机没捞上来,会被游客投诉吗?

  周翔军:会,有一次游客让我打捞手机,又没有说具体的地方。那时我的杆子只有6米,深水域没办法捞。但游客不理解,质问我警察不是为人民服务的吗?让我自己想办法,最后我没给他捞到,游客因此投诉我6次。

  新京报:有哪些辛酸是别人不知道的?

  周翔军:在外人看来,捞手机很容易。但捞的时间长了会手累、脖子累,有时还要在高温下晒很久。有些围观游客还会说一些风凉话,这让我心里不好受。

  新京报:前不久你妻子摔伤骨折,但你还在岗位上服务游客,家人会有怨言吗?

  周翔军:没有,我老婆曾是特警,她很能理解我的工作。我的父母也习惯了我的工作状态。我哥有时会帮我劝解家里人,还在打捞杆的设计上给我支持和帮助。

  新京报:明年你就退休了,之后谁来打捞手机?

  周翔军:我培养了几个徒弟来接我的班,不然我退休后没人来捞手机,会觉得对不起游客。

  新京报:退休后有什么打算?

  周翔军:女儿在国外工作,退休后打算去看她,还会外出旅游。

  新京报记者 李一凡 实习生 陈丽金

【编辑:张楷欣】

>社会大发排列3精选:
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[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6168)] [京ICP证040655号] 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备05004340号-1] 总机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19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