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 滚动| 国内| 国际| 军事| 社会| 财经| 产经| 房产| 金融| 证券| 汽车| I T| 能源| 港澳| 台湾| 华人| 侨网| 经纬
English| 图片| 视频| 直播| 娱乐| 体育| 文化| 健康| 生活| 葡萄酒| 微视界| 演出| 专题| 理论| 新媒体| 供稿

5G网络建设规模和发展在起始阶段 或是中国发展机遇

2019年10月11日 02:47 来源:新京报 参与互动 

  5G共建共享背后:节省成本,但投资不会减少

  业界专家表示,5G网络建设规模和发展在起始阶段;5G共建共享既要解决技术问题,又要预防管理协调问题

  截至10月9日,三大运营商5G预约用户数已经突破1000万大关。据记者了解,5G套餐最快将于10月正式公布。

  今年6月6日,工业和信息化部正式向中国移动、中国联通、中国电信三大基础运营商和中国广电发放了5G牌照,标志着中国正式进入5G元年。三大运营商纷纷加快5G网络规划和部署,加快网络建设步伐。在共享铁塔、路杆等基础设施的同时,三大运营商也在探索网络设备等方面的共建共享。中国联通与中国电信合作共建5G的最终敲定,标志着5G共建共享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。

  2019年9月9日,中国联通发布《关于与中国电信进行5G网络共建共享合作的公告》,正式宣布将与中国电信在全国范围内合作共建一张5G接入网络。

  我国5G网络规划和建设进展如何了?为何联通电信要选择共建共享模式?5G会给我们带来什么影响?有何政策建议?新京报记者就此采访了多位产业界专家,分享他们对于5G建设前沿的观点看法。

  目前国内5G建设进展如何?

  5G网络建设处于起始阶段,5G基站已有数万座。

  王志勤(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副院长):2019年是5G商用元年。到今年7月,全球有26个国家36个运营企业开始提供5G的业务,这个数字好像很多,但是目前来看,实际的网络建设规模和发展也是在非常起始的阶段。今年上半年全球5G基站出货量是45万,其中8万个在韩国,中国现在没有特别精准的统计,我估计有五六万在建设中。

  我国6月6日发放了5G牌照,牌照发放也是允许运营企业开始5G网络建设工作。网络建设本身按照我们原来常规性估算需要9个月左右,网络完善到一定程度条件下,各个运营企业才能提供5G的商业应用。所以牌照发放是商用网络建设的发令枪。

  黄宇红(中国移动研究院副院长):中国移动明确2019年在50个以上的城市建设5万个以上的基站。从目前来看,截至9月底已经在50个以上的城市建设了3.6万个基站了,而且是已经开通的,在一些关键的、重要的场所都有5G的覆盖了。

  我们对5G的网络建设的目标还是非常大的,应该说我们希望建一个全球5G精品网络,我们的目标是2020年在所有的地市城市推出5G的商用。当然,做一个完整的覆盖网络这肯定是不现实的,但是我们肯定会在5G有需求的区域和重点业务发展的区域保障5G的建设。

  严斌峰(中国联通研究院技术委员会主任):今年4月份中国联通发布了7+33+N的战略,在7个大中型城市要有5G的覆盖,在33个市要出现城区的5G热点覆盖,在N个垂直行业我们积极建设5G的专网。这个N包括上海商飞,包括格力,包括在云南5G的专网等等,我们已经建了100多个,我们还在继续推进N的变大。联通计划在2019年40多个省区市建设4万个基站,有好的商业模式的需求的地方我们也有针对5G的专网的建设,预计明年我们将进入5G的大规模使用期。

  江志峰(中国电信北京研究院副院长):今年中国电信计划在50个城市开展NSA和SA的混合组网,建设基站数量4万个,业务上重点要以市场和客户为导向,主要是2C和2B两类开展,2C的市场像现在VR、AR、高清视频通话等等,2B就是面向工业、交通、医疗、教育、媒体来推出面向2B市场的应用。我们力争在2020年针对SA的网络升级,对外开放基于SA的边缘计算和网络切片等差异化的网络内容。目前成立了5G研发中心。

  窦笠(中国铁塔研究院院长):为了进一步支撑行业能够低成本高效率地开展5G的建设,我们在站址资源储备、铁塔等创新方面开展了一系列的工作。

  站址资源储备方面,首先我们储备了千万级的站址资源,可以通过快速改造,满足5G建设需求。在我们的站址资源库里面除了自有的资源,还储备了千万级的社会杆塔的资源,包括875万的路灯杆、监控杆,超过350万电力杆塔,以及33万的物业楼宇。

  铁塔方面,为了进一步提升我们195.4万存量的铁塔共享能力,我们开展了一系列的通信铁塔创新。我们在业界开展了系统性的实验研究,实现了风荷载的计算理论的创新,并且将成果纳入通信铁塔行业标准,行业标准已经发布了。

  为何联通电信选择共建共享?

  共建共享能降低成本,加快进度,但整体5G投资不会减少。

  马源(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小企业室主任):共建共享的好处有几个方面。第一,站址寻找比较困难,如果多家运营商室内覆盖的区域优先,为了提高覆盖的效果,争夺站址会抬高成本,通过基础设施共建共享分担一些成本,同时减少一些站址需要,可以削减成本。第二,负债的问题,5G的各种成本,包括建设成本是非常高的,共建共享5G网络是能够削减成本的。第三,从技术来讲,新技术的应用,网络切片从技术来讲,做共享的可行性更强。第四,过去我们在2G、3G、4G的竞争是基于网络的竞争,或者是网络对于运营商的竞争非常关键,但是对于4G甚至到5G业务创新是一个核心竞争要点,网络重要性相对下降,所以这个时候没必要把过多的投资只放网络上,应该也放在业务上,这样可以把钱省下来做业务创新,专注于服务创新。第五,社会收益上,可以通过共建共享降低一些消耗、辐射等等这些问题。

  共建共享还有最后一点,的确有利于网络成本下降,传递到消费者身上带动价格下降,这个是共建共享的几个比较有利的原因。

  严斌峰:面对5G带来的压力,我们还是要加快商用步伐,我们也在与中国电信探讨关于5G的共建共享的方案,我们也参考了在4G上我们与中国电信的共享的成功经验,还有借鉴国际上的运营商的成功经验。我们9月份发布了与中国电信5G网络共建共享合作公告,确定未来做2C方面,确定未来移动通信开展全国范围内的合作共享5G接入策略,遵循谁建设、谁投资、谁维护的原则,确保5G网络覆盖区域内网络建设、服务标准统一,保证同等的服务水平,必须要做到有效的保障服务和客户体验。

  关于共建共享我们现在也在积极研究宽频设备,设备是100M+100M的频率,某种意义上相当于在物理意义上的共享,但是在软件上还是分开的。

  江志峰:目前电信和联通探讨的共建共享限于无线基站的接入方面,互联的核心系统还是相互独立的。之所以考虑两家共享,主要考虑到两家的5G频率是相邻的,我们在4G的时候也有一个探索,我们4G的时候频率是相邻的,5G的时候频率也是相邻的,因为频率相邻我们考虑能不能让设备做宽频设备。通过宽频设备实现物理硬件的统一,但是在这个具体的载波上,在软件方面是独立的,共享的模式是物理一端逻辑两端,从逻辑来看都是相对独立的。

  现在我们的目标是通过在共享物理设备可以实现资本的节省,但是资本节省并不是以后这个钱就减少投资了,其实对于我们整个5G的投资来讲,除了网络建设投资还有相关的平台、资源系统和应用系统很多都需要投资,这些投资我们需要更均衡地分配一下,整体的5G投资不会减少。

  共建共享的难点在哪里?

  共建共享既要解决技术问题,又要预防管理协调问题。

  严斌峰:考虑到我们会发展一些NSA的用户,未来提供服务的话,如果我们选择兼容性的双模基站的话,未来5G基站是双模的,一个基站需要连接电信和联通的4G、5G核心网,共4个核心网的连接,这里面存在技术问题,我们还有很多要做的工作。200MHz带宽的硬件共享,现在设备还不支持,终端也不支持,我们也在跟设备厂家和终端厂家开展一些设计和研发工作。

  江志峰:我们现在的共享共建是5G方面的共享共建,4G和5G会长期存在,现在对大多数人来说4G可以满足,5G更多面对物联网、物的使用来推进的,4G和5G的网络会长期共存。刚才也提到将来还有一些新的技术问题要解决,我们也在努力攻关。

  5G共享共建以后,我们的基站将来要有两家进行调用使用,不可避免会产生协调的问题,我们内部要建立管理的规程,通过协议的约束来优化这方面的协调沟通的机制。

  王志勤:无线网络要满足两家运营企业的需求,要求这两家运营企业在很多技术路线上要协调一致。在网络管理层面,在一个地区只有一个运营商能够管理,另外一个运营商能够观测但不能实施基站参数的调整,由于用一张网络满足运营企业的质量需求,所以这是两家运营企业在实际运行过程中需要加强沟通协调的。从国家、行业角度来看,竞争活力可能会降低,竞争者的网络少了以后,市场竞争减少,会降低整个市场的竞争程度。

  马源:共建共享的风险可以分几个方面看。第一个,刚才也讲到网络配置包括很多问题比较复杂,包括网络质量会有一些伤害,这个里面有一些问题。第二个,是合作过程中可能有冲突,共享初期的时候用户规模小,都感觉有合作的必要,但是过了三五年业务规模起来以后,会产生矛盾冲突,所以一般这种共享协议国外是非常短的,就是建设期相互搭一把,随着自己的业务发展快,感觉没有必要依赖于对方,可以自己铺全网,带来了共享协议的中断,以及消费者体验的问题,因为这种网络共享之后消费者可能出现纠纷或者是感知差异,这些都是潜在的风险,这些风险需要通过一些举措规避。

  黄宇红:共建共享要处理好共享和竞争的问题。共享不代表就一家或者是一个,因为本身发展的需要,无论是网络还是业务方面,一个肯定是不够的。从市场竞争的角度,适度的竞争在市场经济方面是必要的,而且在4G的发展中,如果没有竞争这个重要的因素,中国的4G也不会发展这么快。市场竞争迫使我们加大投入的力度,包括从上到下,更能够理解责任和承担,但是下面还是需要市场化的力量来驱动。适度的竞争对产业的推进,包括网络的质量、对用户服务的质量都是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。

  为什么说5G是中国发展的历史性机遇?

  新型基础设施决定了国家的创新水平,5G将开启万物互联的新时代。

  王志勤:5G的发展战略意义大家都比较清楚,尤其在目前信息化发展,进入数字化发展的阶段。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了“加快5G商用步伐”,提出要加强人工智能、工业互联网、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的建设工作。今年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加快推进信息网络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。

  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是关键支撑,现在国家层面也在探讨什么是新型基础设施,我们感觉这种内涵和范畴也在逐步扩大,首先包括传统的信息通信,尤其是通信这一块儿,像5G、光纤、卫星的网络基础设施,其次在承载大数据层面,包括云计算和一些大数据、人工智能对应的基础设施,我们叫应用基础设施。另外,互联网、工业互联网和车联网我们认为它叫信息综合的基础设施,主要服务于行业或者是社会。

  国家现在把这种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提高到一个非常高的高度,其主要原因是由于新型基础设施自身是新一轮科技革命的代表,所以它决定了国家的创新水平。同时新型基础设施会跟其他技术进一步融合,推动技术创新的同时也带动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,所以新型基础设施的建设决定了国家的创新水平和经济发展素质,是支撑现代化经济体系的一个重要部分。

  5G的特点,大家也比较清楚,除了服务于人类互联网以外,将开启万物互联的新时代,所以更多像交通、工业、智慧城市这些社会和行业的基础设施进一步的扩展。在技术方面,像云计算的一些新计算、边缘计算,我们也在扩展一些新的场景。基础设施刚才也提到,一个是新一代信息通信网络底层的5G、无线、光纤网络等,另外应用的基础设施以及新型的行业设施,所以可以看到这种新型的基础设施和以往不同,将在社会层面更加广泛普及,包括一些重要的能源行业、电力的基础设施、交通基础设施、城市及工业基础设施,都会是未来5G建设的主战场。

  史炜(国家发改委经济体制与管理研究所产业室主任):5G对中国的发展是个历史机遇,5G在中国恰恰也得到了千载难逢的发展时机,就是5G技术、ICT技术、人工智能技术,包括我们整个网络架构技术,真正找到跟实体经济新型制造业对接的机会,这是中国工业的第二次腾飞。第一次腾飞是邓小平提出的开放,制造业对欧洲日本的开放,第二次腾飞是在开放的同时把ICT技术赋能于我们的实体经济。对中国几个主要的现代制造业领域,我们提前给它实现网络优化,而且在网络优化的时候一定要跟当地制造业的企业共同去做。我们过去搞了这么多大客户,我们现在运营商这么辛苦,天天谈大客户,但是我们的大客户是谁?就是多用你流量的大客户,你简单地挣过路费,需要挣到智能应用的钱,而赋能就是我们的运营企业知道现代企业真正需要什么。

  这个涉及技术、战略之间的协调问题,这个是我们面临更高的如何在5G的发展当中技术专家和经济专家结合在一起,除了政策体制以外,除了体制优化以外,我们如何预测我们国家的未来工业,要预知未来,我们的系统架构就不仅受现状的优化而优化。

  对促进我国5G建设发展有何建议?

  进一步推动公共基础设施、社会资源开放共享,希望有一定的政策倾斜。

  窦笠:第一,我们也多次提出,进一步推动公共基础设施、社会资源开放共享,把移动宽带基础设施和资源纳入建筑物通信设施建筑规范,形成强制标准,纳入验收环节。这方面我们也做了很多工作,从政府更高的层面推动这个事情对于5G的建设更有利。目前5G集中建设的关键阶段和部分的阶段项目当中,仍然存在选址难、进场难、索要高额协调费等问题,我们希望进一步明确公共基础设施的开放要求,出台基础设施建设标准,各地新建扩建的建筑物、市政道路、大型工程项目等在施工图的环节、送审、竣工环节都有配套的通信基础设施的相关要求,有利于5G的建设。

  第二,结合刚才我讲的5G创新,我们还是建议进一步加大5G室内分基站的共享建设。据统计4G业务当中有70%的应用发生在室内,我们预计5G超过85%的业务发生在室内场景。无论是新建场景还是存量场景我们都建议5G室分进一步加大统筹力度,我们也积累了专业化的能力和经验,也锻炼了专业化的队伍,在5G的室分建设上中国铁塔也愿意发挥统筹共享的作用,进一步深挖共享的潜力。

  第三,我们建议出台通信用电优惠政策,我们建议应该全面推出,包括转改直供电,这方面的成本挺高而且都是我们自己背着,如果这方面政府有进一步的支持,我觉得可能更好,包括用电申请、直供电改造上提供更多的便利,并且给予更多的优惠。

  江志峰:在5G建设投资上希望有一定的投资和考核政策的倾斜。希望我们的共建共享有一些容错的机制,也是一些鼓励。在这种方式下,我们可以探索多种建网的模式,比如说共建共享,还有地方政府的供电补贴,有些城市也提出来补贴基站,政府有一些专项补贴,这个无疑对于运营商建立基站网络是一个有力的补充。2C服务建的基站是面向大规模服务的,但是2B基站是面向企业、园区、景区等生产专门的专网服务,有些企业也愿意投资一部分的资金和运营商进行共享共建,所以除了运营商之间的共享共建,地方政府的专项补贴、大企业之间的共享共建多种方式都可以开展一些探索。

  李勇坚(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互联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):目前已经有了这么多5G应用的情况下,在新的商业模式怎么创新,这个非常重要。商业模式的创新,这个空间是在原来的思维上还是新的商业模式的思维上,都是值得深入思考的。我觉得5G网络的建设跟它的应用联系起来一定会产生5G网络建设商业模式的创新,让各方面的力量都参与进来,对运营商来说这个地区是一个巨大的投资成本,商业模式的创新,建设模式的创新也是要思考,不要只是在几家运营商里面打圈圈,也解决不了我们很多现实问题。

  新京报记者 许诺 陈维城

【编辑:张楷欣】

>IT大发排列3精选:
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[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6168)] [京ICP证040655号] 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备05004340号-1] 总机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19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